所以…她本质还是要靠男人活?缩略图
日常美食

所以…她本质还是要靠男人活?

编辑:你的阿茹

啊这图片

明明前几天追《梦华录》还追得巨上头,

橘也写了篇稿子专门讲刘亦菲和陈晓的适配度↓

图片

在结尾更是提到大家对《梦华录》的喜爱,

其实只是因为《梦华录》展现出了许久不见的古偶“正常水准”罢了↓

图片

本以为这剧的口碑能一直苟到大结局,

没想到这么快就翻车反噬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虽然分数并没有大幅下降↓

图片

但风评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……

吐槽主要集中在女主大开金手指↓

图片

以及《梦华录》打着“女权”的旗号,

实际上并不女权,甚至还很封建↓

图片

先说“女权反噬”这部分▽

最近有一些剧情桥段看起来确实是有些奇怪,

比如看看关汉卿《赵盼儿风月救风尘》的原著,

图片

会发现整部故事其实是以此剧女二宋引章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

人设上,宋引章是那个年代很常见的“妓女”↓

图片

图片

尽管“妓女”的身份如今听起来刺耳,

可这也加强了整个故事的批判性,

本质是为被迫卖身的花柳女子鸣不平,并非要让她们对自己的身份有偏见,

而《梦华录》里的宋引章虽然依旧嫁给了家暴男↓

图片

后期到东京和女主一同创业后,

遇到再追求她的男子她也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↓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但身份属性貌似发生了质变。

宋引章直接由“妓女”变成了“乐籍”,

且不断在剧情里用对白把身份和“妓女”完全划分开。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比如遇见花魁歌姬张好好后,

张好好对宋引章出身乐籍的自卑感进行开解和安慰↓

图片

不仅仅是简单地从物质层面把自己归结为“吃皇粮的”↓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更是直接对“妓女”进行拉踩,

用妓女低贱的身份来彰显她们“乐籍”的轻松尊贵↓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引起更大争议的还是下面这段话↓

“但论籍册,我们确实不是良民,但我们又贱在哪里呢?你卖过身吗?你有为钱讨好过男人吗?”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虽然听起来非常“高贵正义”,

还让不少人叫好,

图片

但仔细一想……

在古代去当妓女的女子难道都是心甘情愿为钱讨好男人的吗?

基本都是被卖掉、被发配到妓院里去的吧?

(在民国时期妓女也基本都是被迫的,逼良为娼,再难脱身↓)

图片

用这种高高在上的眼光去看那些被迫卖身的人,

这和关汉卿故事里的宋引章已经完全是两种身份两种思维。

原著思想是人人平等,即便是妓女也不该自轻自贱,

但在剧里,已经完全是踩着妓女,才能获得自己的身份认同吧?

图片

图片

且打开自己的“低贱”心结后,

宋引章又在接下来的剧情里表示“草莽野夫”都不配听她弹琵琶↓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也真的很奇怪诶…

图片

这种看似非常“正常”但细想又确相当突兀的情节,

在主角赵盼儿身上也存在着▽

原著里赵盼儿的身份和宋引章一样都是妓女,

图片

在《梦华录》的前半截,

虽然编剧一直让赵盼儿强调自己已经脱离了“贱籍”不再是妓女,

但潜意识里一直让赵盼儿在和妓女割席↓

图片

图片

让人觉得最翻车的还是关于男女主“双洁”的剧情,

为了让男女主的感情在这段故事里显得更“神圣”和更“纯洁”,

剧方花了蛮大的力气营销他们都是“处子之身”图片

图片

夜下表白的环节,

男主这边还就挺正常的,

说自己订过亲但是从没见过那姑娘↓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更是十分坦荡地表示自己虽然有过烟花风月之事,

但是绝对没有老婆↓

(感情“双洁”洁的只是女主是吧?)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而本是青楼出身的赵盼儿的“洗白”方式也很刻意…

说自己被送到青楼后就一直藏拙,

且因为跳舞跳得太烂而被送去管账↓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且不说在当时的背景下被打为官妓不做妓女的可能性有多大,

即便不去“卖身”,

这种管账的事情在当年也不可能轮到她身上吧?

图片

不仅要彻底和“妓女”“非处”身份做告别,

还要从小就开金手指去学管账(哪怕身在青楼),

情节不合理度,已经不太具有“励志”感。

图片

更搞笑的是,

赵盼儿在剧里刚开始确实是深爱着前任欧阳,

不仅为他存钱上京赶考,

还在得知欧阳背叛自己的时候决绝地上京找他、信任他↓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看得出赵盼儿对欧阳是有真爱的,

没想到在强调自己“没卖身”后,

赵盼儿又特意对顾千帆说,

她和欧阳相爱那么多年,都是发乎情止乎礼。

图片

图片

总之遇到男主之前,

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女主也都是“清白之身”,

和人勾肩搭背一下都要觉得恶心然后洗脸洗手↓

图片

图片

不是说不能干柴烈火,更不是不能守身如玉,

只是如果之前的“清白”都是为了和男主恋爱做铺垫,

这“牌坊”也是大可不必…

图片

图片

反观老剧里的赵盼儿是如何替宋引章试探男人心的:

她们并没有避讳任何“妓女”的身份,

而是大大方方承认了“残花败柳”之身↓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被试探的男子更是从根本上接纳了“妓女”的身份↓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比起《梦华录》里赵盼儿强调完自己是“处子之身”后,

男主才表示所谓的“不在意”“不必说”↓

图片

图片

真的让人感觉有信服度多了图片

虽然是大女主剧情,

前期也营销过“女性”话题,

但强调女性的贞操,从本质上不自信,需要男人给予肯定的价值观还是呼之欲出↓

(女主如此↓)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(女配也如此↓)

图片

(且在当年没有随夫姓传统的时候,台词里还出现了这样的对白↓)

图片

这时再回看剧里的女主“金手指”▽

会发现其实女主每一次的反击对抗与解救,

最终的胜利都是男主帮忙下完成的……

在钱塘遇到歹人是男主救的↓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解救妹子宋引章差点被打杀威棒是男主救的↓

被人赶出东京再绝地反击是男主帮忙的↓

图片

图片

自己对抗皇城司小人被暗算也是男主及时赶到搞定的↓

图片

图片

后期自己跑去找官老爷谈判交涉差点被轻薄,

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男主他就是这么突然出现了↓

图片

图片

虽然这种是典型的英雄救美套路,

但前期的大女主行为,似乎都因为这种“男主垫后”的收尾,

而与其他傻白甜剧显得有些殊途同归了怎么说呢,

作为曾经对《梦华录》巨上头的橘而言,

如今又写了这篇稿子,倒也并不觉得打脸,

毕竟男女主的颜值是真般配,

图片

感情线也是真好嗑,

很久都没有见过闹矛盾后会迅速解释的情侣了↓

(意思是言情剧里的男女主终于有效长嘴)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只是随着后期剧情的推进,

不论是赵盼儿还是宋引章,大女主感都觉得让人有些“隔靴搔痒”,

而作为最早被拉出来营销“报仇”的三娘↓

图片

最终的官配也是当初那个被她推下水的男人↓

图片

图片

……总之,

编剧团队想要迎合现代思想去定义“妓女”的低贱,

却完全不记得“妓女”并不是乐得当妓,

想要让大家享受清清白白的处子处女之爱,

却也不知这并不是女性想看见的,

反向迎合了男人视角里“救风尘+清白身”的双重完美。

有人说这波对《梦华录》口碑的反噬,

又是典型的互联网“造神”和“毁神”之举,

但橘想说,一个想要得到认可的文艺作品,

就是要经得起所谓“造”和所谓的“毁”,

它的被“造”证明了飒爽爱情线、不错节奏感、走心的镜头布景对于一个言情剧而言有多重要,

它的被“毁”也说明了一些真正在被人们反思的东西,不是简简单单的“糖”“上头”“营销”就能被抵消埋没的。

这种讨论和争辩总是有益的,

带着脑袋看剧,不就是观众至上的第一步吗?

最后一句

越来越担心《梦华录》之后的剧情了……

图片

2022年   HAVE A GOOD TIME